懷念舊版
01
北京交通大學舉行首屆“慈善之光”感恩答謝會
02
第二屆首都高端智庫北京交通發展論壇暨北京交通藍皮書
03
北京交通大學校友企業家聯盟正式成立

媒體交大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媒體交大 > 正文

時間:2021-09-2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孫夕龍

光明日報: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

【香港集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的時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為了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以下簡稱《綱要》)依據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歷史趨勢,對發展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所涉及的物力、人力、財力、平台和體制機制等進行了系統規劃,同時明確通過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來推動經濟體系升級和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最終建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是產業發展的客觀要求

技術和產業的發展有其內在規律,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是其必然結果和客觀要求。每個時期都有基於特定技術的支柱產業,這些支柱產業都源於前一時代的新興產業。以現有技術路線之外發現的替代性技術來實現趕超,是技術和產業突破的重要方式之一,這種替代技術通常便成為戰略性新興技術。自工業革命以來,產業迭代速度愈來愈快,第一次技術革命持續了近一百年,第二次技術革命持續了約七十年,20世紀下半葉以來的信息技術和產業革命持續了還不到半個世紀,又有一大批新技術快速成長起來,並在最近20年形成了新一輪科技和產業變革大潮。任何一個經濟體如果不能及時跟進世界產業代謝的步伐,很可能迅速失去更新能力,導致產業長期衰落。總之,產業發展模式總是呈現為新興產業的加速迭代過程,這就要求在發展當前支柱性產業的基礎上,超前謀劃面向未來的新興產業。

戰略性新興產業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基礎性作用

戰略性新興產業代表着先進的生產方式,對未來產業發展的質量、結構、規模、速度和效益等具有長期的、全局性的和決定性的影響。面對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和日益激烈的國際產業競爭,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已成為確立自主完整的產業鏈、進而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選擇。

新發展格局強化了國內大循環的主體地位和主導作用,要求把擴大內需作為戰略基點,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這個體系包括生產、分配、流通和消費的所有環節。同時,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通過創新驅動和高質量供給創造新需求。為此,國內大循環必須以國內的“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供應鏈”為基礎,但目前國內產業鏈恰恰是“底層基礎技術、基礎工藝能力不足”“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因此,必須通過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來建立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產業鏈和供應鏈。

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機遇

戰略性新興產業主要來自戰略性技術的應用,當前要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機遇,創新發展戰略性技術,並帶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

首先,要在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規律的基礎上,確立並發展戰略性技術。進入21世紀以來,技術發展的趨勢主要表現為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和生物技術以及它們之間的深度融合,這使得產業之間的邊界日益模糊,信息化與工業化的深度融合、大規模集成和重組,又不斷推動新技術的迭代更新。《綱要》深刻把握這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演化趨勢,確定了一系列對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大影響的戰略科技,並佈局了相應的產業發展路線。一方面,聚焦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及其集成產品如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佈局產業體系的新支柱;另一方面,選取類腦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術、未來網絡、深海空天開發、氫能與儲能等領域的前沿科技,着力孵化與加速推進一批未來的技術和產業。此外,特別重視基礎研究,注重通過原始創新來實現戰略性新技術的源頭供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現在,我們迎來了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同我國轉變發展方式的歷史性交匯期,既面臨着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又面臨着差距拉大的嚴峻挑戰”,“我國廣大科技工作者要把握大勢、搶佔先機,直面問題、迎難而上,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引領科技發展方向,肩負起歷史賦予的重任,勇做新時代科技創新的排頭兵”。

不斷完善中國特色國家創新體系

從事基礎研究和戰略性技術開發一般不能在短期內獲得經濟效益,並且存在巨大的失敗風險,所以大多數科研機構和企業缺少投入意願。然而一旦某項原創技術呈現了良好的產業化前景,市場內往往又會迅速形成多個競爭羣體,產生大量同質化和低水平的重複項目,分散和浪費了人財物,嚴重削弱研發效率。為解決這一問題,必須建立相應的國家創新體系來組織高效的基礎研究及產業化項目。

中國特色國家創新體系以企業為主體,由政府、科研機構和大學、企業及相關社會組織構成,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符合科技發展規律,強調對科技創新的總體和長遠謀劃,能夠最大程度發揮出協同創新作用。建立中國特色國家創新體系,除了把企業作為創新主體和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之外,更要注重發揮政府作用。一是在全國層面集聚各方智慧,制定覆蓋全產業的、遵循技術和產業演化規律的整體規劃。二是整合和優化各種科技創新資源,組織各類研發主體、基礎科學研究中心和重大科技創新平台,圍繞前沿領域來攻關原創性和引領性技術。三是整體謀劃培養和造就更多一流戰略科技人才、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並把他們科學地組織起來進行技術攻關,這一點尤其重要。

(作者:孫夕龍,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